翻頁   夜間
黃易天地 > 締造夢魘 > 第一卷 暗涌 第八十九章 后手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黃易天地] http://www.fvxmzm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阿玉說道:“你這個人心眼真不大,做事情太不分清誰重誰輕了,就沖你剛才放了那暗槍,就已經將你的人生格局限定在哪個位置!

    說句實話如果不是父母的面子,剛才你對我抬槍的那個動作,你就可以死上十次,我完全可以殺掉你,我不想你在有下一次對我抬槍,不然你父母就算是神仙,也保不住你。

    希望你日后有本事光明正大的把別人殺掉,而不是用這種下作的手段,雖然這也一種本事,可是用這種方式來報仇,以后你自己都會后悔,你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把他殺掉?”

    說句實話,經過這一次這件事情,我都不敢把后背亮給李約峰了,萬一他對我有氣,哐的一刀捅到我身上,那我豈不是和土匪的下場一樣,莫說我不敢,可能看到這件事情的人沒有一個是敢做的,要是漏出后背,可能稍微不留神就死在他手里。

    在這么混亂的場景,這么危險的時候,他都敢殺掉那個土匪,這種行為就是屬于連自己得名都不要了,更何況出去以后,除了警察叔叔對犯罪的威脅到以外,誰還會要你的命,這小子現在就屬于只要你躲得過警察,你就可以為所欲為的那種了。

    咱警察叔叔的手段,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簡單,民眾的力量永遠都是你一個人無法抵抗的。

    猴老頭怕出亂子打圓場說道:“我相信他現在不會動我們任何一個人,我們沒做過什么讓他記恨的事情,再說我們說的話又不是假話,他出去查就可以了,現在可不是浪費時間的時候,我把人給你了你要怎么弄?現在我們還在刀尖上,不是開小差的時候!”

    阿玉不斷開槍打在粽子的身體上,他還一邊保護我,往我懷里塞了一把槍說道:“絕對有辦法,只要我們配合得好,還是可以將這家伙治住的。”

    他轉過頭對我說道:“你先弄一點點的血液出來,不要太多,一點就夠了。”

    一聽到又要用我的血,我仰著頭拿好槍,頓時覺得火大,“你TMD又要用我的血,你問我這血干嘛?我又不是賣血的,真把我當做出血的機器了。”

    也不能怪我脾氣不好,這一路上遇到點事情就是要我拿血出來,以為西游記遇到事情就去找觀音找玉帝一樣,可關鍵是我現在的身體能站著已經不錯了,還要取血,粽子沒死我先死了。

    他也不說話就看著我,那我一個氣的,“你倒是給個確定的答案啊!說要多少啊?一點是多少啊?我怎么給你啊?割開讓你吃還是怎么樣?還是你捧在手心你呀?”

    阿玉也不在意我的語氣,他說道:“你把手割開就可以了,然后把手交給我,別的就是我的事情了,為了出去沒有你可是不行的!”

    這小子這么狂,猖狂就算了,這個時候還這么傲驕,難道這一身的骨頭都是傲骨,現在這個局勢可能連猴老頭都沒有辦法,他要逞強自己上去,真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,是上帝還是耶穌還是玉皇大帝給他的?

    猴老頭說道:“這么自信的年輕人可是不常見,你這小家伙總是能讓我感到意外,你師傅是誰啊?你身上的這一身本事,可不像你這個年紀該擁有的,一個人對抗巨蟒和尸化后的刀子等人,你這本事,到現在還沒怎么受傷,可真的不一般啊。

    我現在可真的很好奇,你有什么辦法對付眼前這個東西,我這把老骨頭可是走到這里就沒辦法了!”

    阿玉笑得很神秘,“把你手里面的刀還給我,沒有到對付他,可就少了五成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猴老頭地上一滾,躲開粽子的攻擊,撿起來了一把槍,借勢將刀丟給他,阿玉接過過掂了掂手說道:“老朋友,好久不見了!”他見我還是處著沒動,也沒把手割開對我說道:“咱現在是要活命呀大哥,你怎么就這么磨嘰呢,既然你遲遲不動手,那就我自己取你的血好了。”

    這狗日的也不待我同意,抓起我的手就在我的手上劃了一刀,然后他用他的手,在我手上出血的傷口上抹了幾下,然后他用沾滿血的手從刀刃上抹過去,反復幾次,整個刀刃都沾滿了血,弄完這一切他居然又把我推到了和老頭身邊。”

    見他這樣就完事了,我更加止不住心里的火暴脾氣罵道:“你TMD是在逗我嗎?你沒看見我手臂上這么大一個傷口,光這里出的血就夠你抹十幾把刀了了,你一定要給我開個口子多留點血嗎?我從頭到腳還有一塊好肉嗎?都是這里一個刀口,哪里一個傷口的,我還能活著出去嗎?啊!”

    阿玉他有些尷尬說道:“意外意外意外這個純屬意外,這不是特殊時候特殊處理嗎?沒注意到你那里受傷了,你就當做要新鮮的才健康心里就舒服點了,別在意這些細節,哥幾個掩護我,老頭這個時候可別掉鏈子啊,我這一去要是回不來,這天底下就又得少一個英雄。”

    在動手之前,他有意無意的瞄了一眼李約峰,“兄弟我現在可是把背后交給你了,別別辜負了我對你的信任,能不能出去喝一杯,就看你給不給力了啊。”

    這小子平時都那么謹慎,這突然出現就算了,還表現的這豁達,完全不把自己的命當回事兒啊,這小子的做事風格怎么轉變得這么快,到底又在唱什么戲。

    猴老頭說道:“去吧!就讓我這個老頭子看看,現在年輕人的手段,到底有多牛,要是有人敢對你放黑槍,我讓他生不如死,痛苦到懷疑這輩子做人就是個錯誤。”

    有了猴老頭的口頭承諾,他點了下頭,望了一眼我對我笑了笑,“你小子可真有福氣啊,有一天我希望,你能把這一切還給我。”他的眼神一剎那間觸動到了我,我有些愣住了,他說得雖然這么簡單,可我老實感覺這里面夾雜著說不盡的心酸。

    被他一個眼神給觸動到了,我忍著痛,把子彈上好堂說道:“如果是你的,你盡管拿去就行了,我不想沾染誰的半分,如果不是你的,你想拿就拿不去。

    我不想占誰便宜,也不想失去我該失去的,要是努力也拿不回來的東西,有時間去努力,不如把目標轉移,自己會獲得更好的,要是你敢把你的面具,讓我看看你是誰的話,我想這一切都沒有那么迷霧。”

    阿玉在說話,扭頭朝著粽子走去,他一手提著槍,一手拿著刀,看著他的背影,這一刻像電影里面演的那種,他馬上就要成為死亡的英雄了,其實我很想他有這份勇氣,要是我也有他這般身手,我也不可能在一路上,受到這么多不該受到的折磨。

    粽子的臉部已經完全恢復,吃了這么多人的血肉,他的皮膚已經長到了腰部,它的樣子要是我們站到一起,我就是在照鏡子,就連我臉上的痣都是一顆不落的長著。

    我槍法不好,也不敢打地上就往空中亂掃,只要有槍聲,粽子就會來攻擊我們。

    這些紅色的觸手和上次李姐帶我去的地方一模一樣,上次差點死在那里,血水蛭的觸手和這個東西,也差不了多少,除了攻擊的方式不一樣外,作用卻是差不多。

    不知道這兩個觸手有什么聯系,會不會這觸手就都是歸屬于這血水蛭的,被人種到這粽子身上歸于己用了,難道2000年前的人就已經開始研究生化了。

    除了這個答案,還有什么力量可以是的一個人變成這個鬼樣子,能活這么久不說,還如此恐怖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杨麻子看胆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