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黃易天地 > 蘇酒娘 > 第146章一念天堂,一念地獄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黃易天地] http://www.fvxmzm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馬車轉走之后,蘇巖有些不滿。

    “姐,你為什么對他這么好。”

    “因為他是你先生,要知道,在這個人世間,人人都要尊師重道,若是有人不敬師長,那么,這個人的品行一定不好。”

    “姐,我品行好不好?”

    蘇靜想說,一點也不好,看著那清澈的大眼,她還是沒敢說也來。

    “當然好,你要是品行不好,你姐我豈不是更不好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逗的他兩人呵呵笑著。

    走在路上,她想起當初第一次去礁縣的時候,那時,她們還是走著去的,一共走了兩天,腿都快累斷了。

    還有那幾個廟里的小孩,也不知道怎么樣了。

    正想著,馬車忽然一停。

    “此山是我開,此路是我開,要想從此過,留下買路財。”

    得,這是遇上劫匪了。

    買路財,蘇靜把銀票塞到腳底,心中暗呼好險,還好在家里放了一百兩,萬一被人給搜完了,回去就成了一窮二白了。

    此時的她還沒意識到,她們的性命處在危險邊緣。

    蘇紅聽到這樣可怕的聲音,早嚇得縮在蘇靜身后了,蘇巖則眼神兇狠的盯著馬車門,好像眼中有千萬只利箭穿過車門,直射向外面的土匪。

    蘇靜拍拍他的肩膀,示意讓他留下,自己出去,他不同意,一定要跟著。

    無法,兩人只得一起出來。

    那蒙面人看到蘇靜,明顯愣了一下,拿著的刀也松了松。

    “這位好漢,我們是過路的,身上錢財不多,只求好漢拿了銀錢,饒了我們的性命。”

    他看著蘇靜遞過來的錢袋子,最終猶豫了一下,“你們過去吧。”

    天哪,這是不要她的銀子,這是想干什么,不會一會把他們全殺了吧?

    “不,好汗,銀子留下,性命也留下,行不行。”

    他皺眉,“別廢話,要過就過,不過就留下命來。”

    完了完了,這人真要殺人了。

    “這位好漢,我們真的只有這么多,你是不是嫌少?你想要多少,開個口,我一定想辦法給你弄來。”

    留得青山在,不怕沒柴燒啊,她不想剛出門就被人捅啊,白刀子進去,真的超疼的。

    他摘下面巾。

    蘇靜不解,只當是他摘下面巾,是要殺人滅口了,誰讓她看了他的樣子呢,不過,這樣子,倒是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“你~”

    “我不劫你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他轉身走開,蘇靜這才猛然想起,這個人,就是土地廟的人啊。

    “你別走,我見過你。”

    她剛說出來,他拔腳跑了。

    “追。”

    蘇巖比她體力好,身量輕,跑的也快,在也邁出步的時候,早就跑過去了。

    沒跑多遠他就被蘇巖給按下了,那那明晃晃的大刀也起了褶子,蘇靜臉有些黑。

    她竟然被一張紙糊的刀給嚇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見過你,你是土地廟的人,那兩個小孩呢?”

    “我做的事,他們不知道,你要抓,抓我好了。”

    蘇靜看著他,好像更邋遢,也更瘦了,這樣高的個子,竟然被蘇巖一下子給按住了,掙也掙不脫。

    “你誤會了,我這次來是看你們的,你們是不是挪了地方,我讓人來找你們,他們都說沒有找到你們。”

    他不掙扎了,蘇巖也松了手,他的臉上,早沒了往日的犀利,只有滿眼的哀傷與愧色。

    “我們的地盤,被人占了,沒地方去,我就帶他們找了一個山洞住著,好不容易熬過了冬天,眼看夏天來了,他們兩個又生病了,我什么都沒有,沒辦法醫治他們,今天是第一次出來干這個事,你是個好心人,放了我吧。”

    怪不得,她還以為那句話之后,他會明白過來,知道找點活干,以養好他們兩個呢,誰知越混越慘了。

    看他剛剛那個樣子也不像熟手,沒干壞事,還有得救。

    她讓他帶她去他們住的地方,一進去就看到干草上睡著兩個小孩,臉色臘黃,瘦得可憐。

    “病了多久了?”

    “七八天了。”

    聽到有人說話,他們睜開眼,看到蘇靜,雙眼睜大,聲音如蠅一般細弱。

    “哥,這是不是那天送我們油餅的人啊,我怎么看見她了?”

    “是她,她來了。”

    這兩個小孩望著蘇靜,眼里充滿渴望,舔了舔干的快要脫皮的嘴唇,似乎在回味那餅的美味,咽下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蘇靜心下一軟。

    “帶他們走。”

    他們一人背一個,把人背回馬車上,蘇紅早就在馬車邊上等著了,見她帶回來三個人,忙上前幫著放到車上,又去照顧那個女孩,蘇巖照顧那個男孩,蘇靜把包袱里背的小點心拿出來,一人給一個,又倒上茶水。

    三人一見有了吃的,眼淚也滾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你帶著我們,很麻煩的。”

    “麻煩?不過一口吃的,有什么麻煩的,吃吧,不能吃太飽,撐著了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吃過東西,漸漸恢復了一精神,大的那個開始自報家門。

    “我叫周正。”

    “你差一點就不周正了。”

    那人臉一紅,指著女孩,“她叫周三,這個叫周方。我們是親兄弟,因為家里沒人了,家也沒了,我們沒地方去,只能帶著他們到處走。”

    “哦,是被家里的親人趕出來的?”

    他點頭。

    “想回去嗎?”

    這次是搖頭,“不想了,他們不認我們,我也不認他們。”

    然后,是漫長的沉默,每一個人心底都有一個故事,每一個人心底都受過傷,對自己的過去,對于未來,無限唏噓,無限感嘆,又充滿著無限希望。

    蘇靜是想回去,過去的每一分,每一秒,都想回去,這邊的爛攤子,她不想管,這邊的任務,她也不想完成,可她還是每一樣都做得很好。

    現在,她知道,這個世界,也有著和自己那個世界一樣的人,一樣遭遇不幸,若不及時救援,就會誤入歧途。

    她身邊的這一個,是絕對有著惡魔般的品質,稍一不留意,就會本性發作,這些人,卻本是善良之人,為生活所迫,不得不走上那樣一條路。

    馬車在礁縣客棧停下,她看了一眼這上面的人,訂四間房。

    兩個小的,需要照顧,他雖然是個大人,到底照顧不過來,蘇巖是不可能幫忙照顧他們的,她,嗯,可以考慮。

    這次帶他們出來就是為了讓他知道,男女有別,他應該把心思放在別處,況且,天也熱了,他的床,也該抬出去了。

    當蘇靜提出要照顧三丫時,蘇巖炸了。

    “姐,蘇紅在呢,你這么大,這里床上哪里擠得下。”

    蘇靜耳紅,她的床也不大啊,為什么他都能擠得下。

    “姐,我照顧小三丫,你也累了一天了,該好好休息休息,明天還趕路呢。”

    說完,她就抱著三丫走了。

    周正抱著周方跟上,只剩他倆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他想問她,能不能少開一間,仔細一想,她一定會說他比周三丫大,她和周三丫睡一間。

    “姐,咱們也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,對了,小二去請個大夫過來,順便燒些熱水,再做點菜,”

    蘇靜拿出二兩銀子放在桌案上,小二收下,把他們帶上樓。

    看過這兩個小孩,知道沒什么大礙,她也放心了,見他往他自己的房間走,伸手提著他的衣領把人拎進屋。

    蘇巖笑瞇瞇的看著她。

    “姐,你是不是夜里一個人睡,有點怕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這小子,就知道心思沒那么單純。“我問你,對于今天周正打劫我們的事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想法?敢碰她的人,都得死,還能怎么想。

    “姐,我不懂,我不知道你要問什么。”

    他果然還是沒夠大,想不到這么多。

    “我是在問你,對他今天的行為,有什么想法,你既然還想不到,我告訴你,人的行為,由他自己決定,一念天堂,一念地獄,倘若今天我們沒有遇到他,又或者他遇到了別的人,那人不放過他,那么,他將走上一另一條路,那條路,是他不愿走的,可他不得不走,他不愿意找別的方法,或許,他想不到,或許想到了,因為太困難而放棄了,但是現在,他不用走那一條他不想走的路了。我這么說,你能明白嗎?”

    “能啊,我知道姐想說什么,我不會像他那樣的,不會走一條姐不喜歡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嗯,真乖,去睡吧,記得鎖上門。”

    蘇巖樂呵呵的去栓門,蘇靜看到,忙把門打開,將人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她說的是鎖他自己的門,還想賴在這里不走,真是。

    搜狗閱讀網址: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杨麻子看胆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