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黃易天地 > 聊齋假太子 > 第一百六十六章 辭去陰神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黃易天地] http://www.fvxmzm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晉寧史舉人幽幽入夢,在夢境之中不知不覺走出了城,忽然看到了前面有一條大路,人來人往,在這條大路上面,他看到了幾個差人,正拉著當地有名的鹽商王化成向著一處走去。

    王化成的兒子想要娶他的女兒連城,兩人說來還是親家,此時見面,也上前打了招呼,詢問王化成現在怎么回事,將要去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“原來你就是連城的父親,原應有人來請,但既然碰到了,不妨跟我們一起走吧,是您的女兒和喬大年喬公子在冥間要成婚了,他們兩個人的事情感動了閻羅,現在閻羅親自為他們操辦婚禮。”

    前面的差人對史舉人說道,這一話點明,史舉人忽然醒悟,女兒連城因為心力憔悴,郁郁而終,此時尸身還在房中停放,再聽陰司之事,立刻應聲前往。

    就此隨著陰差,沒過多久來到了一個高闊殿堂,見這殿堂里面燈火明亮,吵吵嚷嚷,上面掛著紅布,布置的是結婚的喜堂。

    “女方的父親都來了,快上座。”

    史舉人剛剛進來,就有人拉著他坐到了上座,轉頭看向一旁,同樣坐在高堂位的還有一人,兩人互相拱手通了姓名,得知對方也姓史,在長沙做太守,詢問緣由,是因為女兒賓娘結婚,才來到這里。

    兩個高堂坐定,鹽商王化成作為陪客,一會兒的功夫,只聽外面敲鑼打鼓,吹著樂器,一些陰差將新人迎了進來,新郎官自然是喬大年,一表人才,氣宇非凡,左右的新娘分別是連城和賓娘。

    “閻羅來了。”

    有小鬼叫了一聲,史舉人和史太守兩人連忙站起來,但見外面進來一人,穿一身黑長衣,豐神雋上,儀態不凡,伸手一按,讓他們兩個人坐在高堂上面,說道:“自古以來,這才子配佳人,佳人配才子,但這兩者往往有相遇之疏,以至讓人終身飲恨。”

    蘇陽指著連城說道:“美貌佳人會碰到庸夫俗漢,風流文士也尋不到終身知己,有些則是兩相知之,卻又不能相伴終老,正如連城和喬大年,兩人娥眉一笑,許以為身,以為終身知己,又不能長相廝守,平白給人間增添了許多幽怨,今日本閻羅在此,便是想促成這一樁姻緣,讓這一對不負心,不薄情的才子佳人終成眷屬,補了這誓海盟山,他日人們偶然談起,也是一樁動人佳話。”

    史舉人自然毫無異議,感謝閻羅成了他女兒婚事。

    “王化成,你可有異議。”

    蘇陽看向鹽商王化成。

    倘若是蘇陽直接放走了喬大年,連城,待到喬大年和連城在陽間成了夫妻之后,王化成還會對縣令告狀,縣令憑借婚書,將連城再度判到王化成家中,以至于連城上吊而死,待到二度復活,賓娘趕到,長沙太守的女兒甘愿跟喬大年做妾,王化成才不敢再犯。

    太守相當于市長,市長的女兒做妾,喬大年牌面十足。

    “并無異議。”

    王化成連忙說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蘇陽點點頭,說道:“今后在人間踏實做人,缺損德行,明有人譴,幽有鬼責,回到陽世,還應當多做好事,否則地獄之中,必然有你一席。”

    這番警告,王化成老老實實聽從教訓。

    “拜天地吧。”

    蘇陽退到后面,讓婚禮由鬼差主持,讓喬大年,連城,賓娘三個人在堂中三拜,成了夫妻。

    喬大年看著連城,又看著一旁賓娘,沒想到自己一個小書生,有一天居然得到如此境遇,遂了心愿又納了美妾,眼下雖在地獄,卻和登臨仙境不差什么。

    三個人在這里拜過天地,蘇陽卻不留這三人在這洞房,差遣小鬼,當夜便將他們都送回去,該會長沙的回長沙,該回晉寧的回晉寧,該睡醒的睡醒,該還陽的還陽,有他這個閻羅保媒,喬大年再有一個長沙太守作為岳父,今后他自然是另有一番境遇。

    晉寧城。

    史舉人隨著陰差悠悠來此,看到自己正和夫人睡在床上,隨著陰差一推,史舉人一陣失重,正在床上腿腳一顫,直接蘇醒,胡亂的叫醒夫人,裹著衣服就往外面跑去,待到靈堂,便看到了連城從棺材之中坐起,嚇的左右家丁慌張逃竄。

    “女兒……”

    史舉人摟著連城一陣痛哭,沒想到連城死后,還能有如此境遇,閻羅開恩,讓她再度復活。

    “父親……”

    連城也抱著史舉人哭了一陣兒,才抬起頭說道:“今日是女兒新婚之喜,女兒應當到喬郎那里。”

    “對對。”

    史舉人聽此,連忙讓下人備轎,連城也著急想要知道喬大年復活沒有,都沒有換下殯葬的衣服,如此坐在轎子里面,向著喬大年的家中而去,一登門,看到喬大年果然轉醒,兩人皆穿著葬服擁在一起,此情此景,可當真是喪事喜辦。

    閻羅王府。

    蘇陽細細感知眉心佛火,比起之前又旺盛了一分,這佛火想要添增,似是要做讓蘇陽自己快意,也讓旁人滿意的事……例如斬殺閻羅,例如蘇陽在這里擔任閻羅神職,讓喬大年成婚……不過這般能耐,若是去找春燕嘗試一下,彼此滿意,不知這佛火能增添多少,若能添增,會是一條很舒服的捷徑。

    顧錄事在蘇陽面前連表忠心,表示今后必然將忠心耿耿,一心一意的為蘇陽做事。

    對此蘇陽很滿意。

    文書司平日里只有顧錄事和王梅,有這兩個人照應著,許多涉及自身的事情,他們自然能夠通知過來。

    “你在文書司作為錄事,就幫我查一下王蘭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蘇陽索性吩咐顧錄事一件事,讓他下去忙碌。

    王蘭這個人也是聊齋篇目中掛名的人物,屬于主角,早年盜竊了嬰寧母親的內丹,成為了鬼仙,在陰間做閻羅面前清道使,不久之前更在青云山伏擊蘇陽,此時權利在手,蘇陽一直想要安排他,但是王蘭一直不在陰間。

    項秀樹的那一撞,并沒有將他撞死,只是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了。

    “遵命!”

    顧錄事得到蘇陽吩咐,很是高興。

    辦了喬大年的這一樁喜事,陽間的天色已經快要亮了,蘇陽吩咐下面的陰差,讓他們該下班的就下班,余下一點點陰差,將搭建的喜房拆了,近來蘇陽的威望已經樹立,陰差們自然聽從命令。

    回到書房,鋪上紙張。

    蘇陽手中執筆,將今日作為閻羅的工作報告寫了出來。

    自從擔任代閻羅之后,蘇陽嚴格要求下面二十四司主,對自己的要求也沒有放松,擔任工作中的一切,也都有筆墨記錄,例如二十四司主曾經給蘇陽提的陰司弊端,在他們下去考察之后,幾個人用心,幾個人粗糙,幾個人敷衍,顏如玉分辨的一清二楚,蘇陽記錄的明明白白。

    如此又過了五日,正在蘇陽填寫工作日志的時候,忽然聽到后面一聲稱贊,回過頭來,只見關圣帝君站立背后,在關圣帝君的身側還有一人,年約五十,外貌端正,身上穿著閻羅冕服,想來就是來擔任閻羅神職的。

    “關圣。”

    蘇陽對關圣行禮,知道自己短暫的代閻羅生涯即將結束,坦然的將工作日志遞給了關圣。

    關圣帝君接過蘇陽遞上來的工作日志,翻看查閱,看到調研一項,這是之前陰司工作未有,故此詢問蘇陽。

    “只是官員遇到事情,便在房中悶著頭硬想,或者翻看書籍,從圣賢書中尋找方法,自覺不應如此,故而讓冥司二十四司主,大小差人,在他們遇到問題的時候,多往下面調查一下,將事情的起因,事情的歷史原因記錄下來,解決的方法自然就有了。”

    蘇陽說道。

    關圣帝君看著蘇陽點頭,回頭看向穿冕服的人,說道:“李,你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新閻羅叫李,點頭稱贊:“關圣早說,你了解百姓,故而我上任之后,在酆都城多呆了兩天,看你如何做閻羅,待到關圣來了,我才跟著現身,你確實將閻羅做的漂亮,當下你既然將五都巡環使撤職了,不妨便擔任新的五都巡環使如何?”

    五都巡環使。

    蘇陽想到那個節度方圓百里鬼狐的薛士良,在廣平縣擔任五都巡環使,妻子能夠逼迫辛十四娘成婚,這確實位高權重,卻并非蘇陽要的。

    “回關圣,回閻羅。”

    蘇陽笑道:“我正要向兩位辭去青云山城隍之位。”

    考城隍,是為了娶春燕,前往青云山是為了查自己身份,當下已經擔任過了閻羅之職,知道這陰神之路,也就止步于此,就算是位高權重,也并非蘇陽所求的天仙位業,故此,蘇陽辭職了。

    真正的得到過,做到過,蘇陽能夠坦誠的對關圣帝君和閻羅王說,自己放下了。

    蘇陽能夠對這兩個人說,名利于我如浮云。

    輕蓑小舟,飄飄然逸。

    明幾疏簾,悠悠然靜。

    峨冠大帶,車前馬后的豪權,長宴廣席的財富,始終不如自己的本性。

    在陰神一道上的探索,至此而止了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杨麻子看胆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