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黃易天地 > 六界之逆鱗傳奇 > 第二百零一章 執著等待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黃易天地] http://www.fvxmzm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“不錯,沒想到你這小子竟然能這么快看穿幻境,明悟善惡,看來是我小瞧你了,如今你已經通過了考驗,可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就在張陵破開幻境,降落地面的時候,那器靈竟然再次顯現在張陵的眼前,頗為欣賞的點頭說道。

    “你終于出來了?你設的這層幻境可差點把我害死在這了,現在你說我可以走了,是認真的嗎?”

    張陵看到器靈從虛空中出現,緩緩走到他的身前,疑惑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不錯,你可以走了,你之前不是說你要參加門派考核嗎?那你可得趕緊了,如今恐怕留給你的時間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器靈看著張陵質疑的表情,淡笑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能再向您請教件事嗎?”眼見器靈不像騙他的樣子,張陵便恭敬的拱手道。

    “請問,我知無不言。”器靈背負雙手,笑著說道。

    “之前我在九州山河圖上看到一只如山岳般大小的熊類,請問那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熊類?莫非你看到的是上古靈獸云宗?”器靈挑了挑眉,好奇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云宗他真的是上古靈獸?”一聽到了云宗的名字,張陵驚了。

    “那云宗原本是上古時期生性殘暴的一頭兇獸,后來被這幅圖之前的主人收服,誠心教化,這只巨熊經過千百年的變化,就成了靈獸。”見張陵驚訝,器靈便解釋道。

    “莫非你在世俗中遇見過這只靈獸?”

    “不瞞真仙,他現在就跟在我的身邊修行,可是他的大部分記憶被塵封了。”面對器靈的疑問,張陵如實說道。

    這倒是讓如是觀有點意外,他想了片刻,從懷中拿出了一瓶藥,然后遞給了張陵,“這是一瓶靈藥,對恢復記憶有很好的療效,你先拿去,看看對他有沒有作用,說到底他和我也算是舊相識,既然你提到了,我自然不會坐視不理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謝真仙了,在下告辭,雖然這次您給我的考驗讓我九死一生,但對我而言,也有著莫大的幫助,多謝您的提點。”

    看著器靈遞過來的那瓶藥,張陵猶豫了一下,但最終還是接了過來,然后就向他拱手道別了。

    畢竟如今留給張陵的時間確實不多了,而如是觀看著張陵遁入虛空離開的身影,也是笑著微微點頭,他有預感,張陵會成為他新的主人。

    而在乾陵殿的一個時辰之前,卻是讓許多人為張陵擔心不已,因為今日已是門派之期,而如今所有人都已經去到了天極峰上,等待門派考核的正式開始,但懿清他們卻在這個時候找不到張陵的身影。

    原本說好了一起在天極峰碰面的,但是懿清和李煥在場地上等待了許久,都沒見到張陵的人影,便覺得有點不對勁,即刻來到了乾陵殿尋找張陵。

    可找了一大圈,整座宮殿都被翻了個底朝天,卻仍沒找到張陵,李煥和懿清一時間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“雖然每座宮殿都有密室的存在,但是他沒告訴我們機關,我們也無從找起啊,如今考核馬上就要開始了,他再不出現的話,就會失去考核資格了,趙兄他一向挺穩重的啊,你說這次他怎么會如此大意呢?難道說他急于求成,在密室中練功走火入魔了?”

    李煥快步的在大殿中走來走去,情緒很是焦灼。

    “不會的,師兄他絕不會有事。”懿清呆呆的站在大殿中,使勁的搖頭。

    “師兄他從不打沒有把握的戰,上次為了對付牧塵,他連顏卿都請來了,又怎么會因為急于求成讓自己走火入魔呢?”

    看著懿清緊張的神情,李煥也不知道該怎么安慰他,只能拍拍她的肩膀,“懿清師姐,我知道你和趙兄感情很好,但事實擺在眼前,按照趙兄沉穩的心性,他是絕對不可能在此時還不現身的!”

    “不會的,我不相信……”懿清還是不住的搖頭,但眼里已有了淚光。

    “我看我們還是先去參加考核吧,畢竟我們的師傅也對我們寄予了厚望,我不能將努力白費啊,等考核結束我們再回來尋找趙兄的下落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李煥現如今也只能如此提議了,畢竟任務長老云清也對他寄予了厚望,他總不能讓他的師尊失望,一直在乾陵殿干等下去。

    “李煥師弟,你先去參加考核吧,我就在這等師兄出來,我相信他一定會出現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師姐……”

    李煥聽到懿清竟然還是不愿意走,不免有些意外,要知道懿清如今可是傳功長老云虛最看重的弟子,云虛還指望她能在考核中大展身手呢!

    此刻她要是不走,錯過了門派考核的時辰,那就會徹底失去這次絕佳的表現機會,也會讓云虛長老失望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想得很清楚,我要等師兄出來,師弟你先去吧。”懿清再次眼神堅決的說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,那我在天極峰等你和趙兄。”李煥見勸不動懿清,只能無奈的先行離去了。

    而懿清就這樣在大殿中一直站在,時不時還會呼喚幾聲,她希望她的趙師兄能夠聽到。

    這樣一等就等了一個時辰,而如今離考核的時辰還不到一刻的時間。

    就在懿清失落的蹲了下去,環抱雙臂哭泣的時候,她卻猛然間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懿清,你怎么哭了?”

    此刻的張陵從空間漣漪中走了出來,可他一出來就看到懿清在傷心的流淚,便走上前去,關心的問道。

    “師……師兄?”

    懿清一下抬頭見到張陵,都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他,她以為自己出現了幻覺。

    而當張陵看到她眼角的淚痕,再想到之前在九州山河圖中聽到的聲音,他就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,所有人都走了,只能她還在這里。

    而且如果沒有懿清,可能張陵的靈魂將永遠被困在九州山河圖中,這樣一來,感激和心疼的情緒都涌上了心頭,張陵竟突然情不自禁的上前抱住了懿清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這么傻?一個在這傻等?”

    “師兄……你?”一下被張陵抱住,懿清有點懵了,她從沒想過張陵會對她這樣。

    “知道嗎?這次如果不是因為你的呼喚,我可能真的回不來了,而且你還在這里一直等著我,我真的很感動。”

    張陵此刻說的話是發自肺腑的,在這個世界上,現如今,除了玉兒會對他奮不顧身外,也只有她會把張陵放在第一位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沒有玉兒,我一定會好好珍惜你,懿清,謝謝你,讓我感受到了人情的美好。”

    張陵繼續說著心里話,而懿清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切,一時間手腳都不能自主,更別說開口說話了,臉上早已紅暈不已,心里撲通亂跳。

    “這個趙炎真不靠譜,進到圖里就沒影了,也不知道出來把密室打開,要不是我記性好找到機關,那我還要不要出來了?”

    正在張陵感動之際,小云宗卻突然蹦到了大殿之上,此刻正好和懿清四目相對。

    懿清看到云宗后,立刻撒開了張陵,“你不要誤會啊,我跟師兄沒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打擾了,你們繼續……”小云宗自覺的捂住了眼睛往回走,嘴里還在一陣嘀咕:“難怪不去開門,原來在這纏綿呢!”

    “云宗,你給我站住!”聽到云宗在那振振有詞,張陵一下將他喝住,嚇得他一機靈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老大,你別打我,我就當什么都沒看見還不行嗎?”

    云宗顫抖著往張陵這邊走,生怕張陵又把他拎起來一頓暴揍,他之前已經被玉兒打怕了。

    “你過來,我不打你,我告訴你,我剛才是被困在了圖里,是師妹她在關鍵時候喚醒了我,我才順利逃出來,所以我剛才情緒稍微有點激動,你不要亂想知道嗎?還有,這是一瓶靈藥,對恢復你的記憶有很大幫助,你記得吃!”

    張陵一下將靈藥扔給了云宗,倒讓小云宗有些將信將疑,心里嘀咕著,“難道這人是怕我將此事告訴玉兒,要賄賂我?”

    “現在離考核還有多長時間?”張陵見云宗有些發愣,便對他大聲問道。

    “呦,那你們可得趕緊了,現在還有不到半刻的時間。”云宗一下被張陵叫醒,連忙裝模作樣的算到。

    “懿清,我們御劍過去恐怕已經來不及了,我帶你過去,來,抓緊我,別怕!”

    張陵一聽只有半刻的時間了,就算御劍前去也未必趕得上,便只好將懿清帶入空間通道,一同前往天極峰。

    寄虛境強者在空間穿梭的速度可比御劍快多了,半刻的時間也足以從乾陵殿趕到天極峰。

    在虛空通道中,無妄宮的無數宮殿從身旁掠過,速度極快,這讓仍在化神境的懿清很不適應,但是她看到張陵正緊緊的拉著她的手,心里還是無比的開心和欣慰,有張陵的這份關心,她已經很滿足了,此刻懿清的臉上終于露出了久違的笑容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天極峰上,有一塊足以容納幾千人的場地,場地上站滿了無妄崖的眾多內外門弟子,此刻,他們都在等待一個人的出現,那就是張陵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杨麻子看胆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