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黃易天地 > 農女有田超給力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說的這是啥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黃易天地] http://www.fvxmzm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此話當真?”

    “千真萬確。”沈金秉拍著胸口十分自信的說道。

    不就是請客吃個飯嗎?這有何難?按照他的財力,整個縣里沒有哪個地方去不得。

    更何況,他正想著有什么辦法能將白瑾梨騙走綁了呢,她就主動提起這事了。

    別說換一家吃飯的地方,就算此刻白瑾梨說她要星星,他也會想辦法去摘來,只要她肯跟他走。

    女人嘛,還是很好騙的,尤其是遇到他這種長得不錯又出手大方,行為舉止有禮貌的人,沈金秉十分自戀的腹誹道。

    對于他的心思,白瑾梨自然猜不到,不過看這人的面相跟舉止,倒是有些莫名的騷氣。

    長得也就一般吧,還十分騷包的捏著一把扇子裝風流。

    她記得閆肅也喜歡捏著一把扇子把玩,但是閆肅長得比眼前這個人順眼多了,所以即便是大冬天手中拿著扇子把玩,也給人瀟灑俊逸,不拘一格的漫不經心感。

    至于眼前這個人把玩扇子,只讓人覺得他似乎腦子不太好。

    都快冬天了,她都穿上厚一些的襖裙了,這人還捏著一把扇子呼哧呼哧的扇,總感覺造作又傻氣的很。

    “那便去沉梨閣吧。”白瑾梨開口。

    白瑾梨自認長的還是不錯的,鏡子也告訴她這個想法是沒錯的,但是她有自知之明,并不覺得自己是什么天姿玉容,走在路上都能吸引陌生人對她一見鐘情。

    何況這個人出現的時候又是直直奔著她來的,若是說沒有什么目的,那才怪呢。

    沉梨閣,那可是她的地盤。

    因為她經常往縣里跑,一來就要待很長時間,林沉淵覺得她在縣里吃飯不方便,直接買下了一個酒樓,改名沉梨閣,好讓她以后可以吃的肆意順心些。

    “好,姑娘果真雅靜別致。還未請教姑娘芳名?”

    “白瑾梨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是白姑娘,傳說中零食鋪子的大掌柜,久仰久仰!”那人裝作十分震驚欣喜的模樣對她微微拱手。

    白瑾梨笑了笑,沒有多說什么。

    這人的演技,可真是拙劣,罷了,先不拆穿他了。

    走了沒幾步,白瑾梨就感覺到了身后似乎有人跟著,她不由停下了步子。

    果真,身邊的沈金秉有些緊張的問她:“怎么了,白姑娘?”

    白瑾梨不動聲色的用眼神余光掃視了一眼周圍,隨后帶著一絲懊惱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差點兒忘記了一件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

    “我今天來鋪子是跟著我爹娘還有我相公一起來的,我把他們給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沈金秉。

    他就是故意挑著沒有人在白瑾梨身邊,才過去搭訕的啊。

    “沈公子,既然你請吃飯,不介意我帶上我的家人吧?”白瑾梨看著他問。

    “???”沈金秉。

    啥?啥玩意?帶上家長?還有這種操作?

    此刻她不應該說,那真是不好意思,下次再約吧。

    說的這是啥?

    若是帶上旁人的話,那他還怎么下手?

    “沈公子沒有拒絕,那便是答應了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太好了,沈公子,沒想到我還能認識你這般的好人。”白瑾梨開口夸他。

    “呵呵,白姑娘客氣了。”沈金秉笑了下。

    罷了,大不了下一次再動手好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就當是先認識認識,培養一下信任度。

    況且,方才被白瑾梨看著開口表揚他的時候,他內心其實還是很滿足很欣喜的。

    “我們在這里稍等片刻,我爹娘跟相公他們去買東西了,很快就回來。”

    “嗯,行。”沈金秉蹭的甩開扇子扇了起來。

    等了沒幾分鐘,白瑾梨就看到了李婆子白老爺子跟林沉淵出現。

    她對著三個人搖了搖手,又眨了眨眼睛,隨后開口:“爹,娘,相公,這個人是我剛認識的朋友,名叫沈金秉。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這個人為人熱情大方善良,他說要請咱們一家的吃飯,就去沉梨閣。”

    “啥?請吃飯?還有這么好的人?我閨女就是優秀,連帶著認識的人也大方,走走。”李婆子毫不客氣。

    說起來,白老爺子跟李婆子他們其實已經過來一會兒了,可是親眼看到這個男人過去搭訕她家閨女的。

    一開始李婆子還覺得這男人煩呢,沒有她女婿好看,啥都不如她女婿的,咋就好意思過去搭訕她閨女呢。

    他配嗎?

    若不是林沉淵跟白老爺子攔著,她都上去罵這個男人了。

    后來看了一會兒,又聽林沉淵說了,這是閨女故意給那人下套呢,她才反應了上來,還暗自夸贊,說是閨女比之前更聰明,更機靈了,知道誑人了,不愧是她生的。

    所以等白瑾梨說要等他們的時候,他們便從一旁走出來了。

    “幾位請。”沈金秉看了一眼身邊的四人,做了一個請的姿態。

    李婆子白老爺子走在一起,白瑾梨跟林沉淵走在一起,他一個人尷尬又不失禮貌的走在一旁笑著說話。

    等到了沉梨閣后,沈金秉十分豪爽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把你們酒樓里的招牌菜都端上來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出手可真是闊氣大方。”白瑾梨。

    “哪里哪里?”

    “沈公子看著眼生,并非慶林縣人士吧?”林沉淵淡淡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再下徐州人士,這次來慶林縣只為找一個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哦,爹,娘,相公,嘗嘗這個,聽說這酒糟丸子可是他們家的特色甜品。”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白瑾梨動手拿出三個小碗,幫三人舀了遞過去。

    “多謝娘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客氣,快嘗嘗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一旁的沈金秉。

    這些人,為何不好奇呢?為什么不問他要找的朋友是誰呢?這樣他也好探探口風啊。

    倒是感覺人家一家子吃飯吃的挺和諧,他像是個多余的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沈公子,你怎么不開動?莫不是不習慣慶林縣的飲食?”白瑾梨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再下嘗嘗。”沈金秉回過神來,也自己動手嘗了嘗這里的菜。

    別說,還真的是挺好吃。

    “多謝沈公子請客,敬沈公子一杯。”林沉淵舉著酒杯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客氣客氣。”沈金秉端起來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幾杯酒下肚之后,沈金秉明顯是有些醉了,卻還是抱著酒杯繼續喝。

    很快,他就喝飄了。

    “沈公子打算在慶林縣呆多久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還沒有想好,等辦完了事情之后再離開,不行啊?”喝醉了的沈金秉有些大舌頭的半趴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大事!哈哈,大事。我告訴你們,你們可別告訴其他人啊,噓!”

    “其實我這次來啊,是專門來找白瑾梨的!”

    “哦?為何找她?”林沉淵不動聲色的問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將她綁了帶回去威脅她!”

    沈金秉這話剛說完,就感覺到幾道沉甸甸的視線壓在他身上,似乎要將他凌遲一般,他不由縮了縮脖子。

    “你們有仇?”

    “噓,我跟你們講啊,其實是這樣的……”

    聽著酒后什么話都說的沈金秉說完之后,林沉淵喚來追風,讓他將之前綁了的跟在白瑾梨身后的人帶了上來,一番審問之后完全跟沈金秉說的對上。

    一想到沈金秉的沙雕想法跟做法,兩個人看向他的眼神中瞬間帶上了明晃晃的嫌棄跟不忍直視。

    說起來,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這沈金秉的父親以前是軍營里當差的,后來因為各種原因回了家,機緣巧合下做生意發了點兒小財。

    零食鋪子火了之后,他看準了零食鋪子的商機,便想過去搞加盟。

    然而條件不符,沒談下來。

    加盟成功的正好是他的一個死對頭,這沈金秉的父親心中難免有些郁結,開口抱怨了幾句。

    這話啊正好被半吊子兒子沈金秉聽到了,他便自作主張的想了辦法,帶著府里的幾個下人一起過來想解決此事。

    打聽到白瑾梨便是零食鋪子的大掌柜后,他就想著從白瑾梨入手來解決這件事情。

    一旦他將白瑾梨抓住了威脅一番,有這個大掌柜的發話,還不怕他爹拿不到加盟的資格嗎?

    這件事情還是他偷偷來辦的,一旦做成了,他爹一定會十分驚喜,并且表揚他的。

    正好今天白瑾梨去了零食鋪子,守在門外的沈金秉便招呼著他的人過來了。

    他原本想著利用自己的姿色去吸引白瑾梨跟他一起去吃飯,然后趁著吃飯的功夫讓手下人將她綁了,隨后就開始威脅她。

    誰知道還沒辦事呢,他被灌醉了,什么都交代完了。

    “當家的,這小子心懷不軌,竟然存著這樣的心思,你說怎么辦吧?”李婆子聽完,挽起了自己的袖子。

    若不是一開始被攔著,她早都想動手打這個小子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,錘他?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可以有。”李婆子點頭。

    不過錘人之前,她得先將這小子弄清了,否則他感覺不到疼,豈不是白錘了?

    喚小二弄來了一盆涼水后,李婆子將水從沈金秉的腦門兒上澆了下去。

    冰冷的水刺激著沈金秉的神經,原本趴在桌子上半睡的他突然驚坐起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怎么了,下雨……嘶,你們干嘛打我!”

    “打的就是你,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幾斤幾兩,還想打我閨女主意,我揍死你。”李婆子冷哼著用拳頭招呼著。

    “對,就你這腦子,還出來害人,趕緊回家吧。”白老爺子也配合的揍著。

    說起來,這還是他第一次揍人呢。

    還別說,除了拳頭有點兒疼之外,竟然感覺有點兒爽快?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杨麻子看胆预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