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頁   夜間
黃易天地 > 躍馬大明 > 第419章 潼關!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黃易天地] http://www.fvxmzm.icu/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次日一大早,就在李自成派出心腹,去盧氏查看模范軍大營的同時,巍巍潼關之下,來了一支規模不弱的商隊。

    這商隊足有一百四十五匹騾馬,個個都載著滿當當的貨箱子,有許多都是被包的嚴嚴實實的藏起來,明顯是裝了好東西。

    他們人手也不少,得有個二三百人。

    其中的四五十號護衛,不僅佩刀,還有人佩著鳥銃,哪怕此時風塵仆仆的,可那種明顯見過血、略顯彪悍的氣息,還是有些遮掩不住。

    眼見就要到潼關城下了,領頭的一個四十出頭、黑瘦黑瘦、眼睛卻是極為靈透的掌柜模樣漢子,忙對著前面的幾個護衛吆喝了幾句。

    幾個護衛趕忙翻下騾馬車來,小心理了理旗幟。

    頓時,一桿‘王’字大旗,徐徐飄散開來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“你們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旗幟雖是亮開來,但流民軍這邊明顯不買賬,十幾個精騎,迅速掠過來。

    此時,流民軍為了守衛潼關要塞,也是煞費苦心。

    自巍巍關城下,往外延伸大半里地,都被他們堆建起了連綿的工事群,原先的官道幾乎被破壞爛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這幫人過來,流民軍戰陣中馬上就先發制人!

    “唉喲,軍爺,軍爺,您幾位千萬別動怒,咱們可都是本分的商人啊。您瞧,咱們是聞喜王家商行的,想去秦川做點生意,還請幾位軍爺行個方便那……”

    說話間,黑瘦的掌柜的幾張銀票,已經是塞到了為首的小軍官手里。

    小軍官和幾個手下相識一眼,都有些震驚。

    這些銀票,竟然都是百兩一張的。

    他們都是陜西人,平日里一直很討厭山西人,但是卻不討厭銀票,更不討厭山西的票號。

    須知,晉商多年的打磨,此時山西的票號,那就是信譽的象征。

    此時,這里居然足有三百兩銀子,他們這哥幾個,腦袋別在褲腰帶上,燒殺搶掠不知道多少回,都沒有搶到過這么多銀子。

    一看小軍官幾人的臉色,掌柜的心里也有了數,忙陪笑道:“軍爺,還請您幾位行個方便,等咱們從西京回來,肯定少不了軍爺您幾位的好處。”

    小軍官這時已經把銀票塞進了腰間的兜里,肯定是不可能再拿出來了,卻是忽然冷笑道:“你們膽子不小啊,現在,這八百里秦川,可是咱們闖王的地盤,你們還敢來做生意?”

    大順此時雖已經建制,但風浪太小,而且各項系統遠沒有完善,底層的將士們,還是習慣喊李自成做‘闖王’。

    掌柜的忙賠笑道:“軍爺,瞧你說的,正是因為秦川是闖王的地盤,咱們才來做生意不是?現在,誰不知道,闖王來了不納糧啊。軍爺,還請您幾位行個方便啊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,連連作揖。

    小軍官收了銀子卻不想買賬,繼續冷笑道:“你這里面,都是裝的什么東西?打開來看看!我懷疑你們是狗官軍的奸細,里面有違禁物品!來人,給我搜!”

    這小軍官眾人平日里燒殺搶掠慣了,簡直比土匪還土匪,土匪還知道講規矩呢。

    眨眼,十幾號人渾然不理會商隊這邊的幾十號護衛,如狼似虎的便沖上前來,連劈帶砍,直接把騾馬上的貨箱子砍碎大半,頓時,有不少精巧的物件流露出來。

    其中有不少,正是海城生產的精致化妝鏡。

    “哎呦,軍爺,軍爺,你們不能這樣啊,我們可是聞喜王家的人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滾開!”

    掌柜的連連哀求,護衛們更是不敢動手,也都是哀求的看向這些大兵哥,然而,小軍官眾人完全不理會他們,都已經被化妝鏡的精致震驚了,有人已經迅速開始往兜里揣。

    這邊,后面的士兵也發現了好處,迅速涌過來,眼見就要成哄搶之勢,驚的掌柜的一屁股坐在地上,淘淘大哭不止。

    這時,潼關城頭,主帥、剛剛被冊封為左營制將軍的劉芳亮剛剛起床,正習慣性的巡視城頭呢,很快也發現了這邊的不對勁,忙招呼親兵:“去,看看怎么回事。”

    很快,親兵便是將掌柜的帶到了城下,又放了個小籮筐,把他吊在了城頭附近的半空中。

    這掌柜的褲子都要被嚇尿了,好在他眼力很好,很快也看明白劉芳亮不是普通人,忙是連鼻涕帶淚的又把他們的底子敘說一遍。

    “聞喜王家?”

    劉芳亮眉頭微皺,他聽過平遙王家,卻沒聽過聞喜王家,聞喜不都是姓裴的嗎?

    想當年,裴家可是天下五望七姓之首。

    “掌柜的,爺我怎么沒聽過聞喜王家呢,你們是奸細吧?”

    劉芳亮玩味的打量著這掌柜的。

    掌柜的趕忙急急道:“唉喲,將軍,您,您可真是冤枉咱們了啊。咱們這一支,是平遙出身,后來,老爺自立門戶,便在聞喜扎下根來,這一轉眼,已經十幾年了啊。將軍,咱們可都是做正經生意的哇,聽說闖王那邊有新氣象,只想去討口飯吃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“你們敢來我們這里做生意?”

    聽到生意,劉芳亮也來了精神,炯炯有神的看向這掌柜的。

    此時,他們雖是占據了西京,雄霸秦川腹地,可秦川這幾年早就被打的凋敝,以前有朝廷撐著,勉強還能維持,可流民軍包圍這邊數月,城里不僅糧食短缺,各種生活用品更是嚴重不足。

    如果有人來做生意,豈不是說,他們已經認可了大順朝?

    “將軍,您,您可別嚇唬小的啊。小的真的只是生意人。別說您這了,在往北兩千里的韃子深處,小的也去過。咱們真的只做清清白白的生意,不是奸細,更不做壞事哇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掌柜的倒是能耐啊。來我們這邊做生意,倒也不是不行,不過,先把你們清單拿來!”

    “將軍,清單給您沒問題,我們王家早就給您準備好了禮物,可,可能不能讓您的將士,先把搶咱們的東西還給咱們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們搶東西了?那個狗日的不開眼,丟老子的臉?還不快把東西還給人家!王家可是大豪商!”

    這掌柜的不僅機靈,善于察言觀色,更是極會說話,很快,便是把劉芳亮說動了。

    不多時,他的隊伍便是被開了綠燈,緩慢的進入了潼關城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時間過得很快,就在掌柜的陪同劉芳亮喝酒聊天、天海南北胡侃一陣的時候,天色逐漸開始黑下來。

    此時,潼關東北十幾里外的一片密林中,王樸畏畏縮縮、孩子般看向正看著不遠處滾滾黃河水發呆的徐長青:“長青,老四他們,他們能行嗎?”

    徐長青忽然一笑:“大哥,老四是你的人,你覺得他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王樸頓時無言,想說些什么,卻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。

    片刻,垂頭喪氣的低下了頭,“長青,哥哥,哥哥知錯了,哥哥都是讓豬油蒙了心,你,你能不能再給哥哥一個機會啊……”

    看著王樸垂頭喪氣的模樣,徐長青不由嘆息一聲,丟給王樸一顆雪茄,自己也點上一顆。

    坦白說,王樸身上缺點著實不少,但有一點卻是常人難以擁有的,那便是對徐長青的真誠與信任,屁股一直正的很!

    當年,若不是王樸,徐長青不可能在松錦做下那般事業,從而一躍而起,直上這九重天!

    而此次進逼秦川,徐長青剛出開封不久,王樸便第一時間聯系過來,并且馬上就繞道山西,奔襲千多里,在最短的時間內,跟徐長青匯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此次徐長青要計取潼關,王樸也是沒有絲毫二話,直接便是把他的心腹幕僚周老四派出來,精銳更是毫不吝嗇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知道我為啥生你的氣?軍國大事,這是兒戲嗎?我當初怎么跟你說的,你他么就是聽不進去呢?!!你知不知道,現在,別說你了,咱們大明,到底是個什么局面?”

    徐長青深深吸了一口雪茄,絲毫不給王樸留面子,劈頭蓋臉便是數落過來。

    王樸趕忙小學生般垂下了頭,規規整整,可臉上卻現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以他對徐長青的了解,徐長青越是說好話,越客氣,這事兒就別想過去了,反之,懟著他罵一頓,這事八成要過了。

    看著王樸的模樣,徐長青也有些無奈。

    這廝,打個醬油還行,真要讓他頂事,基本不可能。

    不過,龍生九子,子子不同,徐長青也不可能指望每一個人都能獨當一面,王樸本就是商人性子,又怎能對他期望值太高?

    現在,就算王樸做的不地道,出了大事,但徐長青還是要保下他!

    多一個朋友,絕對比多一個敵人要靠譜的多。

    尤其是徐長青非常了解王樸,可以穩穩的確保王樸能為自己所用。

    “大哥,別想太多了,老四是個機靈人,問題應該不大。現在已經戌時中了,好好去準備下吧,亥時末,咱們準時動手!只要拿下了潼關,你差不多也能將功抵過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來,長青,我馬上去安排。你放心,今晚,我大同軍絕對都是敢死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夜色漸漸深了。

    周老四和劉芳亮的酒局也接近了尾聲。

    喝完了最后一杯酒,周老四又送給劉芳亮一個玉鐲子,這才是小心翼翼的告退下去。

    看著周老四離去,劉芳亮的一個心腹親兵皺眉道:“爺,我總感覺這奸商有點不對勁呢。”

    劉芳亮嗤鼻一笑:“無怪乎就是朝廷的探子而已,可那又怎樣?能給咱們帶來銀子的,就是良民!行了,別想太多了,早點休息吧。這聞喜王家,只是第一家而已,以后,咱們的日子會越過越好的!”

    親兵咬了咬嘴唇,還想說些什么,最終還是沒說出口,但告退后,他卻是跟幾個親兵耳語幾句,親兵迅速盯緊了周老四。

    回到關城里一座小宅院的周老四小心關死了門,已經是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太危險了啊!

    他是讀書人,在大同的時候,也沒少跟諸多掌柜的接觸,自認能模仿個七八成,可劉芳亮一雙老眼忒的毒,今晚有幾個瞬間,他都以為自己要暴露了,沒想到,劉芳亮竟然輕飄飄就把事情給揭過去。

    周老四現在也不知道,劉芳亮到底是發現還是沒發現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這才緩過氣來,忙詢問門外心腹:“怎么樣?咱們的貨他們沒動吧?”

    心腹忙低聲道:“搜了好幾遍,但是一直沒找出咱們的東西。爺,咱們今晚動手嗎?”

    周老四猶豫片刻,臉色陡然一凜:“動手,怎么能不動手!榮華富貴,就在今朝!通知弟兄們都機靈點,干完這一票,咱們下半輩子都夠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杨麻子看胆预测